in python

起A company has an machine for cutting sheet metal. Given a rectangular sheet of metal that is H feet high and W feet wide, this machine can cut thr...

in 作文

这是我在杭州最后一个晚上,此时此刻我坐在宾馆里面很安静的写东西。这种安静也是我这几年固有的,随着年龄变大,浮躁什么也离我越来越远了。好像对我来说是一次赌博,不过好在我及时收手,没有损失什么。说实话我很喜欢这里。在大雨的时候我去了西溪,车窗外的景色好像梦中的仙境。尤其是雨中升起的水汽,更是点缀了...

in 作文

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写下了这篇文章。可能是我内心崩溃的缘故,这是唯一个发泄的途径。好在文人可以写写文章来直抒胸臆,否则我可能会 boomshakalaka。这是我在杭州的第六个日子,好像已经没有了最开始那种神秘。这也可能是我不善于陌生人交流的缺陷导致的。每天下午回宾馆走在街上,即使我住的是在...

in 作文

说实话我梦到过我去西湖,我记得是三年前的一个夏日夜晚,西安在夏日的时候会努力嘶吼,似乎想把心中的怒火全部宣泄出来,这就苦恼了在这里的人们。这种闷热的气候其实睡觉都不会踏实,所以梦也就会悄然而至。梦里我记得是一个冬天的日子,我在西湖苏堤游玩。不是什么节假日,这里的人很少。果真这里是静极了,雪花落...

in 作文

天若有情天亦老,黎络为我续一秒。早起吃胃药是我很久的习惯了,虽然胖达 XXX 斤,但是身体却一直很差,尤其是胃病困扰了我很久。但是这样很容易翻车呀。大多数胃药是要在进食之后吃的,但是我是在吃药之后才吃饭。这也可能会导致当天的早晨胃依然会很难受。比如今天。较为愚蠢的是吃了药就忘记带备用了,e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