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雪国——引子
in 故事集 with 0 comment

他的雪国——引子

in 故事集 with 0 comment

当了很久的业余撰稿作家,经常为一些三流杂志写一些连载的恐怖小说。甚至会为某些自导自演的戏剧写一些简单的剧情。这也让我简单的理解了戏剧创作的一些知识,同时也认识了一些比我稍微入流的一些编剧。

我和高非是在参加一个编剧培训时候认识的。这是一场由电视台主办的编剧培训,主要为了他们的台内的戏剧培养一些编剧。整个培训时间显得无比臃肿,外加请的本市的老编剧一直在说我们年轻人没有经验云云,让人听得昏昏欲睡。我借口上厕所跑到了教室外面抽烟,看到了他。他也无奈地对我笑笑。

说到底,我并不认为文字工作者需要在课堂里面收获经验。对于我们来讲,获得经验的渠道有很多,比如多去写作,多去阅读,多去总结,多听听读者(如果有)意见。但是,唯独不能坐在课堂里听老夫子们的讲座。

高非并不是 X 市本地人,而我确实旅居来此。与他简单交流之后,我们不约而同的钻进了附近的咖啡厅聊天,毕竟下午还有一次点名。虽然培训十分无聊,但是通过培训去电视台的机会我们倒是十分珍重。

在后面的几个小时的交流里,我们从天南扯到了海北,从古代又讲到了现在。聊的很是开心。

在以后的几日里,我和高非总是一同旷课在咖啡店里畅谈古今,仿佛就是以前的几辈子我们都认识一样。

培训结束之后,高非回了家,说家乡的机会可能会更好,这次来 X 市本就是旅行收集素材。甚至会把和我的经历写进他的书里。

我笑着打趣,可能没有出版商乐意发行吧。

待他回去之后,我也仿佛是丢失了珍宝一样,变得焦躁和伤心,也就没有心思参加后面的培训了。我留了高非的所有联系方式,但我们都不约而同的使用 Email 交流。这是因为我们都认为微信或者 QQ 这种即时软件会打断思绪。而且,我们之间的 Email 频率并不是很频繁,经常是一周到两周才会回复对方的邮件。当然,我们也会偶尔快递给对方一些礼物,给彼此索然无味的生活增加一些乐趣。

直到今年十月,我去整理九月份的邮件记录时发现高非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发给我邮件了。这也让我十分想念这位朋友,便给他写了国庆祝福之类的邮件,并且提示他已经很久没有给我邮件了。又是一个月,我依然没有收到任何回信。我便给在编剧班里认识的其他人打电话询问是否知道高非的近况。他们告诉我,高非在八月底时候已经离开了家乡,不知道去了哪里。于是我找了所有的关系去寻找高非,甚至去了他的家里。我在他家对面的快捷酒店住下,白天就去周围寻找所有认识高飞的人。

很不幸的是,我问到的每一个人都不知道高非是谁。在我住在这里的第二天,我收到了一个包裹。

寄件人:高非。
寄出地:西藏林芝墨脱。

我拆开包裹,发现里面有很多藏族美食,和一本厚厚的笔记。

我在宾馆里面温暖的床上吃着美食,看着高非的笔记。我能感受到笔记本给我带来的一种凉意。当我读完之后,我相信这是一本很好的旅行小说。但我无法相信笔记内所发生的任何事情。

Responses